孙沛阳︱记新发现的“浮梁州瓶”

孙沛阳︱记新发现的“浮梁州瓶”

2018-11-08 17:12 来源:未知

  国庆节前,陈君告诉我,他得到一件宝贝。陈君素以收藏瓷器闻名全国,其中不乏珍品,孤品,为业界所重。他告诉我所得的是宝贝,那必然是了不起的事情,当然要去看看。我们见面稍作寒暄,他拿出一件青花瓶(修复件)让我看。

  这是一件青花象耳瓶,高三十一公分,直颈,鼓腹,撇底,颈部设象耳活环一对,活环粘于瓶身,已不可活动,器底施釉不满,露胎处有明显火石红。口部绘有铜钱纹,腹部一侧绘有缠枝牡丹纹,呈三角构图,整体气势如同一团火焰,积极向上。青花发色浓艳,构图饱满,很具有艺术冲击力。另一侧写有题记:浮梁州西山道院雷坛案前供养。象耳模制,用青花勾勒出眼睛、眉毛和象牙的轮廓。从牡丹花卉画法、瓶口部的钱纹装饰、釉面质感和青花发色来看,这无疑是一件元青花瓷器。

  元青花瓷存世量稀少,价值重大,为世人所珍。2005年一件元青花 “鬼谷子下山”纹大罐,在英国拍出了一千四百万英镑(折合约为两亿三千万人民币)的天价,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。不过了解元青花研究史的人应该知道,虽然元青花现在屡创天价,是市场的宠儿,但实际上对它的认识和研究还不到一百年的时间。1929年,英国的霍布森(Hobson, R.L.)在《老家具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《明代以前的青花瓷》,介绍了英国大维德爵士收藏的一对有“至正十一年”铭的青花云龙纹象耳瓶(简称“大维德”瓶)。从此之后,大家才开始逐渐对这些十四世纪由中国景德镇烧造、具有浓烈阿拉伯色彩兼具中国传统特色的青花瓷器有了认识。也是因为这样,“大维德”瓶可以认为是元青花研究的鼻祖。

  像“大维德”瓶这种具有明确断代意义的元青花瓷器,在国内几乎没有发现过。一来是因为元青花当时是主要供出口的产品,在国内发现的数量本就十分有限。二来元青花瓷器上很少写有文字,遑论纪年文字。1986年在四川雅安一个窖藏中出土过一只青白釉小罐,上面用青花书写了“至正七年置”的铭文,这是国内很重要的发现。可惜这只小罐只有文字没有花纹,无法与其他青花瓷产生联系,未免遗憾。

  此瓶背后有题记“浮梁州西山道院雷坛案前供养”,在元青花中本就很少见,更重要的是,这段题记写的地名是“浮梁州”——莫要小看这三个字,这可是确确实实的元代地名。景德镇地区古称浮梁,宋代称县,元代元贞元年(公元1295年)升格为浮梁州,明洪武元年(公元1368年)降为浮梁县,有碑文《平江路重修儒学记》(赵孟頫书,至治元年,1321年)即提到“浮梁州事杨载”,可证。而在瓷器上出现浮梁州地名,据我所知,这是仅见。而由于浮梁州地名只存在了七十四年,且全部都在元代纪年之中,可以说这个瓶是一件具有纪年指向的元青花瓷器,弥足珍贵。

  这件瓶象耳的做法和题记的书写,与“大维德”瓶关系密切。我们经过仔细观察,“浮梁州”瓶与“大维德”瓶象耳的做法如出一辙,大象勾丹凤眼,眉毛上翘的画法也几乎一样。经过测量,两个瓶象耳的尺寸也一致,应该是同一个模具制作的。只不过“大维德”瓶的象耳涂了青色,这件是白色的。从题记书写的字体来看,两者关系也很密切,极有可能是一个人书写的。这位匠人书写习惯露锋起笔,侧缝行笔,在收笔的时候有顿笔或者提笔的习惯。字的结体颇为刚劲,具有元代晚期的书风。我们看“州”“山”“道”“元”“供”等字,用笔习惯一致,还是比较容易分辨。其实想来,这点也很正常,当时窑厂中的匠人会写字的应该不多,凡遇到定制件需要书写题记的,就由那一个人书写完成了。据此,我们认为这件“浮梁州”瓶的制作时间与“大维德”瓶年代接近,就应该是同一个时期的作品。元代晚期经常有三供的瓷器组合(一对瓶和一个炉),“大维德”瓶就是一组三供中的两件,或许与“浮梁州”瓶配套的还有一只这样的瓶和一个炉,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缘分还可以见到了。

  这件瓶我越看越激动,便说:“虽然‘浮梁州’瓶没有明确的纪年款,但因为这个地名题记,又因为与大维德基金会的象耳瓶关系密切,其重要性不亚于发现一件纪年元青花瓷,了不起,了不起!”陈君故意问:“真的这么好吗?”我说:“那是当然的,好得不得了!”之后,他说:“那我把它捐给国家吧。”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